第十一届河总会长

拿汀彭华


李港

    旧时代,在封建思想的荼害下,女人不但没有社会地位,更受尽男人的鄙视、凌辱,可怜复可悲!

    今时今日,女人已彻彻底底的摆脱了封建的枷锁,在新社会思想的价值观念中,成功的塑造了新的形象,社会地位随之大大的提高。

    新一代的女性,能够在政坛叱咤风云、在企业界大放异彩的大有人在,而高居国家首脑的亦有之。显然,新女性的社会能力已不容再置疑。

    在华人乡团组织里,亦已逐渐崛起女性领导,成功的改变了华人社会重男轻女的腐败观念。欣慰的,森甲同乡会也“与时并进”,出现了一位女中领袖,那就是会长拿汀彭华。

    拿汀彭华,一个没有高深学问的领导,却有丰厚的人生经验,以及经年累月的乡团管理经验。更难能可贵的,她为人忠厚,深得人心;处事抱持中庸之道,不偏激,颇得乡人拥戴。

    童年时的拿汀,生长在一个小康之家,生活虽不富裕,但家人相亲相爱倒也其乐融融,是个无忧无虑的开心小女孩。可惜,好景不常在,正当她花样年华,正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轰隆”的一声,把她的美梦给粉碎了。

    1942年日寇南侵,战火绵绵,民不聊生,日寇的惨无人道,人人闻之丧胆!当时拿汀仅16岁,已散发出一股逼人的青春气息,而这股气息在当时的环境,却是“危险”的讯号!拿汀为免成为日本鬼子的“狼”中物,只好奉父命草草下嫁夫婿拿督张武易。可怜小女孩,什么是“大人”都还搞不清,便得带着满腔疑惑,泪眼汪汪的嫁入张家,到一个回然不同的大家庭生活。单纯的她又岂知何谓“人情世故”,如今要面对妯娌众多的家庭,恐怕是碰钉多过吃饭。在这种情况下,拿汀的恐惧自不在话下,奈何时局所逼,拿汀唯有坚强的应对这突来的转变。有道,“岁月催人老”,逆境却逼使拿汀急速成长,因而磨练出一股“事事无惧”的勇气,而且恒心、耐性出乎一般人之上。

    拿汀是个传统的女人,她嫁鸡随鸡,嫁进张家就循规蹈矩,做媳妇、妻子应尽的本份,事事以夫婿为第一。

    拿督张26岁那年,拿汀尚初为人妻一两载,为了夫婿的前途,她毅然要拿督张出去闯天下,虽然她明知未来的日子将受尽相思之苦,也还很需要丈夫的呵护,她说,“男儿志在四方,不该老依靠家。我会照顾自己,你放心出去闯”!如此深明大义,拿督张怎能不发奋图强?

    “我一定赚多多钱回来让你享福”,拿督立下奋斗目标,为这个家、为深爱的女人。所以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个贤淑的女人,一点都没错。

    后来,拿督的事业如日中天,生活也不断的改善,拿汀始终在家相夫教子,过着宁静的日子,鲜少露面,开开心心做个成功男人背后的那个女人,直到...

    拿督张武易晚年的健康欠佳、行动不便,为了需要,拿汀始出来支持、协助他,成了拿督的左右手,执行及代言人。她的表现,不期然的令我联想到古代花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心里暗自给她取了一个代号“现代花木兰”-代夫出巡!我想,拿督有生之年能得一贤妻相扶,此生已无遗憾!

    1984年森甲河婆同乡会正式成立,拿督张被推举为第一任会长,拿汀“顺理成章”成了“代会长”。就这样拿汀与夫婿并肩共策乡务,多年来不变。拿汀在拿督张精心琢磨下,由欣赏、感染到取得共鸣,再加上拿汀勤学不倦,终能独当一面,对乡会的热爱亦经得起时间考验,令人信服。由她领导乡会,力可胜任。

    1996年拿汀出任森甲河婆同乡会第二任会长,成为全国河婆同乡会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会长。

    当时,大体上已能接受“女人”掌权统领乡会,但背后一小撮不屑的言论还是在所难免。然而,不畏惧的拿汀,那么的充满自信,勇敢的挑起乡会大梁,誓为乡人尽心尽力!

    再者,搞好乡会、造福乡人本是拿督张武易多年来努力的目标,拿汀为了继承夫志,继续为乡会效劳,完成拿督张未完成的心愿。所以,刚上任不久,拿汀即正式成立【大学贷学金】,并取得不菲的成绩,为乡人谋得福利。欣慰的很,历年来贷学金也适当的批给真正需要的乡亲子女,总算没有辜负拿督张的一番心血。

    2001年初,拿汀以75岁高龄接任《马来西亚河婆同乡会总会》第十一届总会长,负起领导族群的重任,成为我会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总会长。而在马来西亚众多乡团组织里,跨越古来稀之年的领导,相信不多,女性领导,相信拿汀是目前的唯一!

    这一位75岁老婆婆,除了年龄外,没有一般老人理应有的“暮气沉沉、思路模糊、罗嗦、刻板”一切症状。相反的,她各方面的反应能力,显现出“老当益壮、宝刀未老”,气魄不逊于一般年青一族!她爽朗、不拘小节,与她交谈,倍感亲切、轻轻松松,无拘无束。自从步入中年阶段,她与佛结缘,开始修道后,更豁达乐观的看待人生,凡事更能以宽容的心去包涵,心境也就自然年轻。

    在未接触佛理之前,她曾抱怨过去,不甘心命运的捉弄,使她心有遗憾。慧悟佛理后的她,不但解了心结,还能泰然的看待过去,积极面对未来。经一事,长一智,她现在活得更充实,她说,“过去的种种经历是上天赐给的人生考验,我今天还能够活得好好的,是我的福份。一个人要懂得惜缘、惜福,不要让自己有太多的遗憾”!

    作为乡会的领导人,正确的领导观念与积极的人生观念尤其重要。拿汀对乡会的贡献,尤以对乡会付出的爱心精神,我们应该去学习和发扬。

    俭朴是拿汀的美德,她对乡会的开销支配亦抱持同样态度,一切尽量以节俭为准则,没有一般人“管他的,反正是阿公的钱”那种不负责任的心态。她紧紧叮咛,不管是河总或属会,基金得来不易,要善用筹来的款项,能省则省,不要枉费乡亲们付出的心血,更不应该从中谋私利!谨以拿汀的叮嘱与大家分享,希望各位乡贤,有则改之,无则勉之。

    至于,乡会的一切活动,她非常注重,且尽量抽空参与,与乡人打成一片,给予理事乡贤们支持、打气,多年来,热衷的程度不减,这种精神令人佩服。一大把年纪的她还能北上南下,舟车劳顿的走访东西马几个属会做亲切交流,联络乡谊,实在难得。这不全然因为她是总会长的关系,了解她的乡亲都知道,实际上她是个非常重亲情的人,她希望通过乡会来加强乡人之间密切的联系,通过交流增加彼此的认识。她说,这不是科技所能代劳的,是需要大家用心去营造的!

    拿汀虽然年事已高,但对河婆文化的传承非常执着,她鼓吹“河婆人一定要多讲河婆话”,与维护母语教育的立场一样坚定。她深感羞愧,河婆话在这个年代已逐渐被其他方言取代,尤其是年青的一代,几乎宁可放弃自己的河婆话转而学习其他方言如粤语。如此演变下去,她担忧我们的方言迟早面临灭亡的厄运。她说,这相等于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将自己的文化连根拔起一样。没有了河婆话,河婆人将形同漂浮的无根一族,多可悲!难怪这些年来,在河婆大小场合,她都不厌其烦的呼吁再呼吁,“河婆人要多讲河婆话,在家要讲也要教河婆话”、“河婆人不但要把河婆的根留住,还要发扬光大”。我想,其实她的“要求”对每个河婆长辈来说是一份轻而易举的“差事”,只在于想与不想珍惜自己的方言而已。的确,如果每个河婆家庭的长辈们都多以河婆话沟通,在耳濡目染之下,晚辈要学、要讲绝对不是问题。这是不可忽视的教育问题,维护河婆文化,是每个河婆人应尽的责任,希望同乡们紧记!

    有件事拿汀始终无法释怀,【河总大专贷学金】至今距离200万大目标尚远。自上任以来,她费尽心思,希望尽早达致目标,使之更壮大,造就更多人才。为了此事,“200万大目标”这几个字几乎成了她的口头禅,走到那儿,讲到那儿。有者问,为什么老是提200万?其实,不是拿汀想挂在嘴边一直提,而是非提不可,因为拿汀认为她有责任为此而努力,也有责任请求大家不分彼此的为此而努力。于是,她想出了一则能迅速奏效的【河婆之夜】“三七”之策,以寻求大家的支持。由此可见,拿汀多重视教育。

    不需要太多长篇阔论,不需要多讲大道理,只需要对乡会全心全意的付出,对社会有爱心,对人要诚心,这就是她的原则。

    这些年来,她的心一直在乡会,是森甲的精神支柱。有道:得人者兴,失人者崩,纵然拿汀今已是暮年之躯,依然屹立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