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婆人作品选

杨建东的《童年的橄榄树》

作者简介

杨建东,笔名易夫, 1943年出生于广东揭西。大专文化,1962年6月入伍,历任排长及连营职新闻干事; 1981年12月转业到揭西县委,任政研室副主任等职务。1992年6月调入揭阳日报社,现供职于总编办。

多年从事故文、摄影创作,作品在军内外报刊发表,有多篇作品在省、市、县获奖并被编人专集。现为揭阳市作协会员、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

内容提要

本书收入作家杨建东4年多来的40篇散文,题材广泛,有山村的小桥流水、潮汕民俗、客家风情、农家古风、故事传奇、名胜探幽等方面。

这些作品文笔细腻,感情真挚,图文并茂,为读者提供一个休憩的绿地。

书评

(一)高扬时代主旋律——《童年的橄榄树》读后感    彭妙艳

(二)橄榄树上的青橄榄——读《童年的橄榄树》     黄剑丰

(三)真实与艺术结合 恬谈与浓郁共有
  ——杨建东散文集《童年的橄榄树》研讨会部分发言摘要


(一)
高扬时代主旋律
——《童年的橄榄树》读后感     彭妙艳

新近,杨建东先生的《童年的橄榄树》由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阅读一遍之后,使我提到“高扬时代主旋律”这样一个问题。

《童年的橄榄树》的题材,分为农村和旅游两大板块。前者集中在第一辑“故土情怀”上。它通过一系列具体的事件,反映了改革开放后山区的巨大变化。作者既着眼于看得见的现象,更重视去描绘那种崭新的精神面貌,讴歌由于改革开放的洗礼,芴涤而出的具有美的特质的人性,使他的对故土的一往情深有了深一层的时代色彩。

无论《送粮》所表现的山区农民对三中全会,实现联户承包责任制带来的经济翻身的欣喜,还是《童年的橄榄树》所反映的农民生产自主权受尊重所焕发出来的创造热情的传达,或者《昆虫——客家山区的美味》所折射的山区农民勇于创新的时代品格,无一不是新人性的颂歌。

作者正是通过对经济改革开放洗礼中诞生的崭新人性的赞美,来达到他对“主旋律”高扬的目的。走的是一条正确的创作道路。

就是第二、三辑那以风物古迹为对象的“旅游文学”,也复如此。作者不是停留在对这些古迹名胜的外在美趣的摹上,而把主要精力放在人文精神的探索中,努力去开掘景物的文化意蕴、思想价值。《面对圆明园》通过圆明园美丽和文明的受到摧残,以及人民群众修复名园的愿望的表述,作者发出了“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文明与野蛮交替前进的历史,最终是文明战胜野蛮,就像光明最终要战胜黑暗一样。”的议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虎丘探奇》不像一般描绘名胜虎丘的文章,着眼于剑池、斜塔那些历史悠久的古迹的奇特而是从这些古迹来引出“诸侯割据的纷乱局面不堪回首,祖国统一,国泰民安,才是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一新颖的主题。

关于“高扬主旋律”,我们常挂在口上。但是,何谓高扬主旋律,《童年的橄榄树》就这样形象地启迪了我们:要解决的是表现什么而不是描写什么。过去,有些人有个误解,以为只要是写改革开放,就必须是高扬了主旋律。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如果虽也表现改革开放,但只是停留在浮皮潦草描述生活现象的层次上,这种文学只能说是浅层次的东西。

杨建东是用了很大功夫去尝试、实践的。他在自己的创作中一定程度地解决了“高扬主旋律”,应由浅层次向深层次推进的问题。他抓到了人性觉醒这个命题,并加以开掘与演泽。人性的自觉,人的自主性得到尊重与发挥,正是改革开放的巨大硕果,是时代的最强音和主旋律。把视角落在这一点上,并以文学观念去雕塑它,这便是“高扬”。

尽管《童年的橄榄树》在表现手法上并非那么先锋,但它避开了对社会现象的浮泛的描写,深入到探究表现人性觉醒这一层次,说明了杨建东创作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的勇于探索的自觉使他 实现了题材表现的突破。对揭阳文学创作来说,这是一道这丽的风景线,它使我们有一个新的奋斗目标。

(《原载《揭阳作家》1999年第5期)

 


(二)
橄榄树上的青橄榄
——读《童年的橄榄树》     黄剑丰

杨建东先生的散文小集叫《童年的橄榄树》。只是因为“有时幻想穿上橄榄绿当解放军,扛起枪炮多有神气!有时又突发奇想,做人要有本事,要有像橄榄树一样硕果累累的人生。”应该说,橄榄,凝聚着作者童年的梦想。于是在这本书中,一篇篇短小隽永的小文,记载着对这个梦想执着的追求。

如果把这本书比喻为一棵青橄榄。咀嚼了寻梦过程的艰苦与辛酸,留在牙齿间的便是圆梦后恒久的甘香。

作者是个客家人,但是长期生活在潮汕人群中,于是,山村的小桥流水、客家风情、潮汕民俗带着作者的故事,交杂在一起。他文笔细腻、感情真挚,信手拈来,娓娓道来。

我离开潮汕已经好多年了,但是在书中,我隐约又看到了家乡熟悉的一切。你看那条水布,“长1.6米,宽0.5米”,“既可擦汗,又可作为下河洗澡用的遮挡物”,还可以蒙在头上作为掩护,去烧马峰窝。有时,用水布包上一个大马蜂窝,“带回家里,扒下那个又白又嫩的幼蜂,炒了满满一大碗”,在那饥饿的年代,这可是一餐美味佳肴呢!

当如今的乡村中大多数糖寮已成为历史,作者却依然记得孩时糖寮中讨糖的趣事。大人们有在糖浆快要出锅的时候,取来蔗段,往糖锅里一蘸,然后高喊“赏(上)糖”!于是小孩们接过糖蔗“呼拉拉跑到水井边,用水先把小手弄湿,再去剥糖浆。当糖浆全剥下来,就用手拉,可拉成一条长长的糖棒”,做成各种形状的,那孩童的童真与无邪,都跃然纸上。 故乡的一草一木,无不牵动作者的情思,叫作者回味不已。那故乡的路巨大的变化,凝聚着作者感叹的惊喜:那淙淙流动的灰寨河,更是叫他魂牵梦挂……

作者根在潮汕,心系天涯。书中除了写在潮汕的一些生活趣事,还写了一些出外旅游的行踪。身在他乡的我,随着作者笔下的牵引再次回到潮汕这海滨邹鲁之地,登上涵元塔远眺遐思;领略神奇的客家民居——围龙屋,看看狮子闹新春及逢年过节的乡村皮猴戏……然后,笔端一转,出了潮汕,北上北京,梦圆天安门,在圆明园深思,然后折往长江三峡旅游寻胜…… 《童年的橄榄树》全书分为三辑,最喜欢的是第一辑《故土情怀》,因为可以从里面找到故乡那种熟悉的感觉。这也是作者重墨所写的一辑,一篇篇,如一颗玲珑的橄榄,入口甘香……

(《原载《揭阳文艺》2002年第2期)

 

(三)
真实与艺术结合 恬谈与浓郁共有
——杨建东散文集《童年的橄榄树》研讨会部分发言摘要

1月8日夜,揭阳市作家协会主办的“杨建东散文集《童年的橄榄树》研讨会”在榕城区政府办公楼会议室举行。来自宣传文艺界和其他有关方面的领导、本市作家以及澄海市原文联主席陈文惠共20人应邀参加了研讨。

彭妙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杨建东先生出版这样一本散文集实属难得。我们从书中将可以探讨一些带共性、规律性的东西。《童年的橄树》(以下简称《童》)写法上传统性的文章较多,乡土味较浓。作者如能在乡土文学的道路上不断有所突破,有所提高,那么将会为揭阳文坛作出更好的榜样。

郑安英(市作协会员):《童》犹如一股从大北山山漳中流淌出来的没有受污染的清泉。作者写“故乡的路”、写“龙潭飞瀑”、写“灰寨河水”……都是自然天成,质朴无华,有一股令人愉悦的亲切感,勾起人们对童年往事的缕缕思忆。我认为“故土情怀”那一辑最具有代表性,作者用白描手法,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动人的乡间风情画,那一腔怀乡恋乡的情绪,使人心灵颤动。作者通过对新旧习俗交替变迁的描写,对以往的艰苦生活的回忆,表现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笔锋带着浓浓的感情。其游记散文则是真实与艺术的结合,文章充满想象抒情,在思想上是较高层次的升华,让读者开阔视野,接受爱国主义的熏陶,我认为比“故土情怀”略胜一筹。但或许作者太陶醉执着于现实,许多东西不经雕琢,照搬其原质美,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主题更深层次的开掘,影响了艺术美。另一面语言太过于正规平直。语言是每一个写作者的毕生追求,作者如能去粗取精,那么将会取得更大的艺术成就。

贺益明(市作协秘书长):由于近来工作较忙,这本书我只看了几篇,只能简单地说几句。杨先生在文学上属半路出家,其文章来自生活,有着作者的真实感受。作者热爱家乡,歌颂进步。真情最能打动人,集子充满着作者的真情实感,从而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它有如一枚小小的青橄榄,却那么耐人咀嚼回味。
陈惠国(市作协培训部主任):在我看来,《童》中要数“故土情怀”那一辑最有特色。作者生在揭西,对揭西的状况较为了解,由于扎根深,抒写家乡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渗透着浓浓的乡情。立足乡土,写自己最熟悉的东西是“故土情怀”的基本特点。

郑培亮(揭阳日报副刊部负责人):读完《童》,我最大的感受用4个字来概括就是“情真爱深”。作者从故乡的路写到祖国的名山大川,都离不开“情”字和“爱”字,这一浓郁的情感贯穿这本书的始终。也许是爱得太深,一些篇章投入感情过分。语言方面较为平直,缺乏奇崛,应多提高其艺术美。此外,部分篇章似应属俗文学的范畴,对民俗风情的描写缺乏深刻的思辩意识。然而作者是半路出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坚持写作,对文学的执着追求是难能可贵的。 李艇(市作协评论部副主任):《童》我完整地读了两遍,概括起来有这么几点感受:一是作品有着单纯静穆的美学特色。二是自然的感情,真实的思想。三是选取一边一角的视角材料和简明冼炼的形式美。小中见大,平中见奇。结构单纯,装饰极少。

崔淑琴(市作家协会会员):通读《童》,作品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作者忠实地记载了一系列让人难以忘怀的历史画面,并与现实场景一一对照、联系起来。“以一斑窥全豹”,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表达了作者对生活的理解和热爱。作者论古论今,谈天说地,旁征博引,让人大开眼界。“感人心者,莫先乎于情”,作者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无论时代特征或民俗风情,都用饱满的感情贯穿起来,读后让人怦然心动。 蔡高暖(市作协副主席):杨先生是揭西人,《童年的橄榄树》出版为揭西的土地更添一份亮丽的色彩。生活是文艺的源泉,作者有着丰富的生活积淀和生活基础,立足家乡放眼祖国的名山大川,展开想象的翅膀,为我们捧出一份丰硕的精神食粮。

吴泽华(市作协常务理事):我的观点与大家的大同小异。今夜的研讨会给我的触动很大。由于经济大潮的冲击,自己也停笔多时。杨建东先生的《童年的橄榄树》象一颗小小石子、激起我的创作热情。再次对杨先生表示祝贺!

(原载1999年2月1日《揭阳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