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中马文化交流的使者

 

--记马来西亚知名华人作家张肯堂


方生

    年逾八旬高龄的马来西亚籍知名华人作家张肯堂新作《河婆乡土情》的面世,引起了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尤其是当地众多祖籍河婆的客家人的强烈反响,也受到了粤东揭西原河婆地区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散居国内外其他地方的河婆人无不深表祝贺。

    河婆地处山区,山多地少人穷。穷则思变。远在三百多年前的明朝末年便有人漂洋过海到南洋谋生

、创业。清末和民国期间,背井离乡远走异国他邦的男女老少更是与日俱增,其中主要聚集在马来西亚

,其次是印尼。几乎村村户户都有亲人在海外,在外人数和家乡人数不相上下。这些海外乡亲的共同特点是:都有一部可歌可泣的血泪史,都有一颗爱国爱乡的赤子心。张肯堂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南渡印尼

,再迁原英国殖民地砂拉越,最后定居马来西亚。几十年间,他四处漂泊,饱经风霜。

    在这部五十万字的《乡土情》中,作者以丰富的史料、生动的事例、通俗的语言和深厚的感情,记述了河婆地区的文化历史、风土人情和当代状况,再现了河婆人早年远渡重洋的血泪史、奋斗史和发展史,歌颂了他们为居住地域和故土家乡作出贡献的许多代表人物。这是一部具有知识性的历史资料、颇有可读性的文学著作,这是作者多少年来呕心吐胆的结晶,也是作者步入暮年的力作。在出版过程中,身体瘦弱的张先生不辞劳苦,戴着深度老花眼镜,夜以继日地逐句逐字认真校对。由于疲劳过度,引起眼睛发炎,视力急剧下降。

    我和张先生都生长在河婆,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还曾同在一间乡村小学任教,后来劳燕分飞,各自远渡他乡。我被砂拉越殖民当局视为「共党份子」,密令追查、搜捕,于一九五一年穿过热带原始大森林抵达印尼,得到张先生的热情接待,并千方百计协助我回到祖国。此情此景,记忆犹新。中国改革开放后,他曾多次回乡探亲观光,凡路经广州,我们无不欢聚,共叙情谊。

    张先生比我多十多岁,是长辈,但他谦虚待人,一直视我为知友。他读中学时开始对文学发生浓厚兴趣,且爱好书法,当教师的时候粉笔字写得如行云流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富于正义感,在乡下时对国民党的横征暴敛、腐败无能义愤填膺,在海外时对黑暗势力、殖民统治深恶痛绝。他不论居住在中国、印尼、马来西亚什么地方,也不论当教师、做店员、种胡椒、做生意,都保持着正己自律、勤劳俭朴的作风,有一种古人说的「富贵于我如浮云」和「安贫乐贱」的气质。这是令我最为敬佩的。或许是他的美好追求,也许是他的真知灼见,在马来西亚定居后便把弘扬中华文化,架设中马两国文化交流桥梁,促进两地人民友好往来,联络海内外乡亲骨肉感情,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殚精竭虑,功不可没。他利用业余时间笔耕不倦,在当地和故乡发表了不少文章,长期主编当地的《河婆之声》杂志,出版了《河婆风土志》、《河婆民间故事集》等等著作,受到海内外乡亲的高度赞扬。去年,他还组织了近百名华侨华人参加的大型旅游团回到故乡,到粤东和北京等地观光旅游,亲历其境感受这些年神州大地的巨大变化,体会故乡亲人对海外乡亲的深厚感情。在这次旅游中,不少老华侨老华人为之动容,不禁热泪盈眶,纷纷称赞改革开放政策的正确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辉煌成就,并表示今后要一如既往,更加关心和竭力支持家乡经济文化建设。

原载《未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