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敬糖寮伯公的传说

何国强

 

 

    从前,河伍(属今揭西县灰寨镇河伍行政村河坑村)有个文人,他通晓天文地理,谙熟人群心理,家有不少田产,常年雇工耕种。

 

    有一年,榨季到了,长工砍蔗、榨蔗、煮糖,每天工作完毕,看着桌上简单的饭菜,很希望能够吃上一顿像样的晚餐,可是伙食仍旧和平时一样。看着大家渴望的神情,制糖师傅便安慰道:“明天初一,东家肯定会备食品拜伯公的,到时我们就可以打打牙祭了。”第二天,文人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下令杀鸡鸭打糍粑,他压根儿不提拜伯公的事,大家又各忙各的事去了,突然,制糖师傅正在搅糖的漏壶(制红糖的陶瓷定型容器)破了,糖清流了一地,幸好没烫到人。文人怪师傅不小心,师傅解释说:“它自己要破,我也没办法。你不如祭下伯公,保证不会出事!”文人面露愠色,回答说:“鬼打架,伯公要是存在,再坏一个漏壶!”言毕动手搅糖(糖在冷却过程中,需要适当搅动,以加速结晶),“格登”一声,漏壶又破了。文人恼怒,疾声喝道“伯公果真有,再来一次!”边说边搅,又破了一个漏壶。每个漏壶盛糖清25公斤,看着75公斤糖清白白糟蹋,文人不敢搅了,跺跺脚,跑回家中写起状子来。曰:“你(伯公)不过是变着法子要酒要肉,我若不给,你就作祟。”焚香拜天,将状子呈上天宫。当晚,长工听见伯公被玉帝谴责鞭挞时的哀号。自此以后,河伍村的农民建糖寮时便不请伯公,而是请叶洞宫(在今揭西县京园镇新洪行政村)的老爷人寮,而东联村和这个镇其他村庄的农民则照样请伯公。

 

    初步分析这则传说,漏壶破裂有诸多原因,譬如:糖清冷却不够;糖漏质量不好,不耐热;搅动时操作不当等等,全是人为的,与神何干!开荒诞的表面,内在的心理结构复杂,这一传说体现了两组二元对立与一组二元置换:

 

    第一组是人物以及行为之间的对立:财主——农民;懂文笔知识——懂生产知识;穿长衫、鞋袜——穿短衣、草鞋;故意遗忘伯公,保持简单的伙食以克扣长工的实物工资——通过祭神,分享祭品,改善伙食,获取自己应得的一份;节约伙食——浪费糖清;可忍不忍(见文人的表现)——忍无可忍(见长工的表现)。

 

    第二组是人与神以及神之间的对立:财主——伯公;玉皇——农民;天神——地神。农民拜伯公可以获得心理平衡,增强生产中应付危险的自信心,还可以分享祭品,改善伙食,站在这个角度说,伯公是长工的神,财主不拜伯公就可以节约开支,状子措辞写的伯公,实告的是长工,诉诸位格最高的神灵惩罚格低的神灵,故可如此说,玉皇是财主的神位,它剥夺了长工榨季期间的一点点希望。

 

    第三组是二元的置换:用一位新神代替 废弃了的伯公,表面上否定了长工,肯定了吝啬鬼,实际上被否定的是财主,长工利益在新的人——神关系中得到肯定和保护。因为,叶洞公同样需要拜祭,长工的心理有新的地方寄托,财主付出祭品,长工分享祭品。

 

    传说反映了过去榨季期间的人与人关系中,地主不适应农民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