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为牵挂是故乡

 

回乡日记

◎阿龙◎

 

 

2004年8月5日

 

    得知老家二婶年老病逝,心情十分悲痛。由于天气很酷热,就让我二子开车,赶夜路回家。晚上9点多钟便到了,灰寨车站只见灰寨大地一片灯火辉煌,心情竟愉悦起来。进入灰圩街道,人来人往,店铺商场夜市热闹,车缓慢行驶着,让我看到从向阳至老宫林,以及后埔、新图等路段都安装了路灯,难怪灰寨镇区那么光亮。

 

    车过了镇区后,才想买点水果回家,便在公路边一家小店停下,我问店主这里为什么没路灯,店主说,竖路灯容易,电费难解决,村干部也无能为力。

 

    写下上面的话时,我还在想,从向阳车站到灰中路口,这是灰寨一条街,是灰寨门面,若一条街都安装上路灯,多美啊!

 

2004年8月6日

 

    这次奔丧,让我有机会亲历农村治丧全过程。办丧事成为房亲的一件大事,过程完全遵循旧时遗留下来的一套丧事礼节,既繁琐复杂,又动用多人花费大。这场丧事支出了2万多元。事后,我了解到群众对火葬已成习惯,新宫林村无“做灯”(公德),后埔村坚持几十年无“做灯”,开追悼会,来宾送礼不开餐,新图村不放大铳,我对此做法大加赞扬,乡亲们都希望丧事简单办,节约办。

 

2004年8月7日

 

    灰寨镇已实现了9年制义务教育,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乡亲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读完初中后能继续读高中,考大学。据乡亲们反映,揭西农村子弟考高中比考大学还难,今年灰寨镇录取高中才64人,升学率还不到10%,90%的孩子没办法读高中。现在才十五六岁的孩子,初中毕业后,如果能去读职业中专学校,学得一技之长,将来可以谋生,如果又无读书,在家闲着无事,麻烦事就多,值得各级干部和家长的重视。我多嘴,提点建议:灰寨镇和南山镇共有七、八万人口,合办一所高级中学,应该让多一些孩子读高中,造福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