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灰寨方言

李铎

 

 

    灰寨方言是客家话次方言,客家话是在中原古汉语的基础上,吸收南方畲瑶等少数民族语言而形成。灰寨的方言是在梅州话基础上,再吸收一些畲族语言,特别是吸收一些潮州话而逐步形成。其主要特点是:

    一、词语方面

    (1)沿用着许多古汉语。如春秋战国时就有的:目、面、箸、耘,晋时就有的屋、莳等。

    (2)保留许多古代单音词:如星、泥、被、净、翼等。

    (3)在读音上有大量与普通话同声调的字,如埃、巴、残、番、该、毫、焦、坑、拉、麻、难、爬、千、司、他、西、遥、斋等约800个以上常用字。

    (4)有许多与福佬话的同音字,如阿、拜、猜、该、焦、夸、离、妻、思、宵、修等常用词在200个以上。

    (5)使用着一些特有词语。如脚头、家官、家娘、猪红、蜞贼、檐蛇、炙谷、滚水、面帕、鱼哉、白目、 腹脐、朝晨、落秧、屙屎、落水、浇身等等。

    (6)保留古汉语的入声字,形成阴平、阳平、上声、去声、阴入、阳入六个调类。如妈麻马骂脉麦、番烦反贩发活、鲁卢路露禄鹿等等。而普通话只有把阴入、阳入两声化入其他四声,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7)灰寨李、杨、温各姓的声调也是有些差异。如讲、五、丑、玩、好,李姓多念去声,温、杨姓名念上声。

    (8)因为生产、商品交换、嫁娶等原因,渗进一些福佬话,如“奶乖”、“咸故”等。原讲福佬话的乔上村则成为潮客话通用的双语村。

    二、形成许多带有半山区特色的成语。如上高落低、崎岖坎缺、爬爬柏柏、孔孔杰杰、土直硬性、大舌必扒、透风落水、无出无窟、抓屎涂面、死猪 汤、七早八早、上上落落、神神鬼鬼、猴头鬼相、相捶斗打、做贼做寇、迟人放火等。

    三、形成许多带有古汉语或半山客特点的谚语和歇后语。如:山中无老虎,猴哥做大王。贪竿跌死牛等。

    大虫另食细虫另 ,田鸡食老蟹。懒牛多屎尿。

    懒过大南蛇。

    白日喊打虎,夜里惊老鼠。

    老虎借猪,有借无还。

    企得高,望得远。

    大大冬瓜还是菜,细细胡椒辣过姜。

    破柴看柴路,办事看理路。

    蛇有蛇路,鳖有鳖路。

    赤脚人猎鹿,着鞋人食肉。

    一人合一人,田鸡合蒜仁。

    冤仇好解唔好结。

    工夫一担,口教一拈。

    学好三年,学坏三日。

    唔读书,白目珠。

    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坏人变妖精。

    后生唔做家,老哩正知差。

    公平称,公平碗,好老公,好老婆。

    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

    生前食四两,赢过死后祭猪羊。

    早起三朝当一工,早起三春当一冬。

    春寒雨起,夏寒无雨,秋寒雨起,冬寒雨止。

    早晨雷,唔过午时水。

    鸡早回笼晴,鸭早回笼雨。

    黄昏上云半夜开,半夜上云水就来。

    蜘蛛耕布好天时。

    蚂蚁搬家有阴雨,蚂蚁搬卵落大水。

    六月着袄婆——唔识时;

    十月大菜——有心;

    五脚凳——斗多

    王爷屙屁——神气;

    巴掌生毛——老手;

    屙屁脱裤——多此一举;

    狗吠老虎——惹死;

    草猛撩鸡公——惹死;

    猫抓糍粑——难脱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