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链接●

保存《地震记》的热心人

杨建东

 

    本人是歧阳人,对村里的《地震记》十分关注,曾到现场拍了照片,并对此事作了些调查研究。《揭阳县志》称:据国家地震专业机构鉴定,原揭阳县境属8度震区,历史上地震较活跃。史书有记载的地震较严重的共8起,最早一次是宋治平四年(1067)十一月六日,震中在揭阳、潮安一带,为6.75级地震;最晚一起发生于民国七年(1918年2月13日),即戊午年正月初三,震中在南澳,为7.25级地震。

 

    《揭阳县志》对民国七年正月初三大地震的记载十分扼要,总共才50多字。然而,地处揭阳城西门外20多公里的灰寨镇歧阳村清末秀才杨德谦,在这次大地震的第二天,把地震的发生情况、所见所闻,写成一篇全文480多字的《地震记》,并用毛笔书写在歧阳祠堂北厅横门顶墙壁上,作永久性记载。歧阳祠堂长期作为小学校舍使用。几十年来,歧阳杨氏宗祠,默默无闻,小学校又曾多次用石灰刷新墙壁,墙上的《地震记》早已湮没了。但在1993年第2期《灰寨情》报却一字不漏地刊出了《地震记》全文,这篇写在墙壁上被遗弃了七八十年之久的记录大地震的珍贵史料得以重见天日,真是一件值得颂扬的事情。

 

    《地震记》能够如此完整地保存下来,头功应归于当时的公社干部蔡酋同志,第二功应归《灰寨情》主编温瑞庭同志。还有一位有功之人,便是歧阳村中寨杨廷楷老人(已故)。据温瑞庭同志回忆:早在上世纪70年代,公社办公室统计助理蔡酋同志经常下乡歧阳村,当他获悉小学祠堂墙上有一篇奇文《地震记》时,就前往一睹为快。老蔡观后欣喜,认为这是一篇宝贵的地震历史资料。遗憾的是,因为书写时间太久,墨迹已褪色,很难辨认。最后在小学教师帮助下,用水把复盖在字迹上的石灰洗去,逐字逐句、好不容易地把这篇《地震记》抄录下来,但是还有个别字无法辨认。老蔡把这篇《地震记》抄录在办公室农业统计台账的副页上,此事也告知了公社办公室主任温瑞庭同志。月转星移,时间过去了10余年,老蔡也调动到县城工作去了。到了1993年温瑞庭主任负责主编《灰寨情》报。一次,在与歧阳村干部联系工作时,谈论到《地震记》一事,并得知村中有一位老者杨廷楷会背诵全文。他喜出望外,立即翻阅台账,把这篇《地震记》抄出来,赶紧来到杨廷楷老人的家,一见面,道明来意后,这位老者怪怪的,冷冷地反问您要《地震记》干什么?经费了不少唇舌解释后,杨廷楷才正经地背诵起《地震记》来,温瑞庭逐字逐句核对,杨老还十分认真地介绍《地震记》及作者,温主任高兴得好似捡到金元宝,决定在这一年(1993年)第2期《灰寨情》报上刊出,载入灰寨史册。此举一出,各方面好评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