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字当头,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回忆组建广州海巡队和万山海战

李铁生

 

编者的话:

   

    李铁生系揭西县灰寨镇新宫林村人,现年77岁,1944年入伍,是“东纵”、“韩纵”的老战士,老共产党员,老革命干部。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经受考验并作出贡献。广州解放后首任广州海巡队队长兼任“国础”号舰长(南海舰队前身),率舰队参加万山海战,为解放万山群岛作出突出贡献。

 

    离休后定居汕头市,他仍潜心钻研诗词,笔耕不辍,作品甚丰,常有作品在各地书刊发表,出版了4部著作。本报特约他撰写这篇回忆录,以飨乡亲、读者。

 

组建的缘起

 

    1949年9月,叶帅指挥解放华南战役。命令“两广纵队”从江西出惠州直插虎门,先切断广州守敌败仗时从海路逃跑。而且戳获了台湾南巡舰队的驱逐舰一艘(太字号),及随从的炮艇两艘。该舰吨位2800,是新的现代化舰,设备精良,火力很强;前后主副各种炮16门,其中可平高两用的就有7门,还有新型鱼雷发射器等等。

 

    叶帅非常高兴,亲自给予重新命名为“国础”号。决定组建“广州海巡队”。并指示发通知到各部队,要认真挑选精悍、符合条件的人员,速调广州组训为新水兵。

 

    由方方同志推荐,李铁生同志被指名调赴广州,受命组建海巡队,任海巡队队长兼“国础”号舰长。

 

老帅赠勉一个字

 

 

    1950年2月,我奉命到了广州,向军区报到。我心里明白将负担的任务确实是太重了,便坦率地把个人意见都一一陈述了。可是,组织上最后的答复是“都了解,经研究,确定了,你必须去,这是服从组织的需要”我听得明白,不敢再多说。很快就接到任命书,盖有军区大印和首长署名的。这是我入伍以来才第一次见到的。

 

    尊敬的叶帅在百忙之中,还抽时间约见,勉励说:“小伙子应该好好地干,要做到不辜负!别怕,学了就会。野战军也是从游击战,从敢拼敢打里锻炼出来的嘛。记住!要‘敢’字当头”。于是,我二话没说,就是带着这个‘敢’字,作为‘心铭’走上岗位了。

 

强攻内伶仃岛

 

    我小时候就会背诵文天祥的《过伶仃洋》这首诗,钦仰这位忠心报国的民族英雄。此时,远眺内伶仃岛,宛如海上一颗明珠。美极了!岛离大陆不远,可是为什么还久遭敌占,封锁住我珠江水道咽喉呢?是倚其万山有“第三舰队”二十八艘舰艇的撑腰,而敢无恶不作,祸害吾民。

 

    陈光司令员下决心一定要拔除敌人这个踞点。下令“强攻内伶仃岛”!

 

    按照司令部命令,要我海巡队水面驱敌,拒援,一定要保证把391团的同志们送上,抢夺滩头阵地。及负责对空射击,(当时敌机每天日夜都来空袭广州和这一带)。这是铁的任务。宣布作战命令时,老将军的态度非常严肃。语言清楚,力度很大。又还给我重重地再加上一句:“如果执行得不好,要当心你的脑袋”!

 

    3月32日,趁夜,经过约莫两个小时海上激烈的炮战,把水面敌人的舰艇,都驱逐出我们作战方案规定应该控制的海域以外了;敌机来侦察轰炸扫射的,也被我们密集的交叉高射火力打跑,不再来了。海巡队便集中全部力量,支持掩护抢滩登陆的战斗。以非常猛烈的炮火,压住敌人的火力。391团的勇士,个个真如生龙活虎,前赴后继地扑向敌人阵地拼刺刀——夺得阵地了。我们把炮击射程调远了,勇士们向纵深不断地发展——我们勇烈的强攻战胜利了,内伶仃岛解放了!

 

    我眼见野战军,就是这样地,在战场上杀出威风来的。衷心要向老大哥学习看齐!

 

    海巡队战后的战评会,正在进行。这时候,老将军又来了,我上前向他敬礼时,见到他那“包公脸”已微露笑容,开口是:“小伙子还可以,算是游击纵队主力团里边挑选出来的,继续好好的干吧”!顿时感到无比的快慰,想到一句古话“强将手下无弱兵”很有道理。又想起,日前在讨论作战方案,对采用日战或夜战有争论,自己在陈述意见时心脏砰砰直跳,几乎就要蹦出来了。生怕挨训斥。但是等到下达确定的作战计划时,却是被采纳了。我想:领导者有这样高的风格,再严厉,而在下的也是天宽地广了。“老将军呵,我愿在此练成强兵。您肯收我为徒吗”?

 

解放万山的“斩首战术”——垃圾尾海战

 

 

    四月底,海巡队隆重庆祝海南岛解放,鼓舞士气,推动了大练兵,及加快了旧舰修改的进度。五月,由江防司令部召开“香洲会议”,会上通报了新的敌情;敌第三舰队又增补了多艘从海南岛调来的舰艇,已共有三十五艘了。而且收罗了两千余“大天二”(即海匪)成立了万山防御司令部,由该舰队指挥官齐志鸿兼司令官。他向香港各界大肆叫嚣要反攻大陆,夸耀其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讥笑我方新建的水兵为“旱军”,如果敢来万山就是送死。

 

    对付这么凶恶而且疯狂的敌人,大家都在切齿磨拳。“要如何才能以一记重拳把他打倒在地呢”?我在反复琢磨着。

 

    曾生将军(军区副司令员)现掌解放万山战役指挥,他来听听大家讨论,对于如何破敌之计,他早已胸有成竹。他很钟爱这支新水兵,又信任地给予压担子。他亲切而又宽松地说;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又要重视敌人,一定要打好经过认真准备的仗。又对我说:“小鬼,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又说:“战场上瞬息万变,战情一变,就要根据领导的总意图,大胆地应变,要敢于发挥”。海巡队,就是按老首长的循循教导,把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都充分地考虑估计,认真地作好各项战前的准备工作。

 

    5月24夜,我奉命率“国础”舰及三艇,保持编队,像一把利剑,直插敌人锚泊的基地中心。天朦朦亮,我舰的枪炮长蔡铭同志(揭西河婆九斗人)抢先发射鱼雷,击沉其阻路的舰艇(有永安号舰等共三艘)顿时炮声大作,扬起高高的水拄,此起彼落。国础舰与三艇都开足马力,高速扑敌,敌方舰队大乱。各顾各自逃窜,这时,由于敌我彼此间逼近了,打在一起,敌方的“众”,一乱了其优势全失。我舰紧紧咬住敌方旗舰一切早先准备好的近战武器,都用上了!班长陈和同志(揭西京溪园大岭下村人)用火箭,连连发射命中。敌旗舰大伤,冒起滚滚浓烟,逃跑了!我们追着、追着!不觉已是进入了香港水域,不能再追,就被它躲进港湾里了,翌日逃回台湾。齐志鸿本人因重伤不治,死了。这场恶战,我们大胜,131师老大哥,也乘胜占领了垃圾尾周围八个岛屿,这就为“解放万山战役”胜利地“开局”了。

 

    曾生将军很高兴,叶帅更高兴,称为这是“斩首战术”。

 

    海巡队,后称江防舰艇部队,(南海舰队的前身):解放万山战役从5月打至9月。该队共经大小战斗12次共击沉敌舰3艘击伤8艘;击沉敌艇8艘击伤14艘;击落敌飞机1架伤其多架。有力地支援了老大哥131师解放万山和巩固万山。

 

    因此受到领导首长的好评。“学习”成绩算是得到了高分。当年的苏联军事顾问团到广州时给以好评,受邀请经批准,到旅顺口军港与苏军联欢。12月广东军区兼十五兵团首届党代会,我被选举为代表出席。

 

    万山解放是8月。而9月还有一次战斗是为保卫万山守备,逐敌出外海的海战中,我不幸身伤多处,而保得万山全境安宁,我很安慰。二十八天治疗,伤口初愈合就要求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