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拾

回到老家叫“阿姆”

阿腾

 

    暑期带着孙子从城里回到灰寨老家,在家乡住了一个星期,有时间到处转转看看,家乡的一切是那么亲切而又那么陌生。

 

    家乡的变化可大啊!在灰寨镇村与村之间相接啦!村道都是水泥路,如果没人带路要找人可难呀!这是“陌生”之理由。回乡可亲切呢!又听到了乡音,即是家乡的“土话”,没想到回老家,我还当起我孙子的翻译呢!

 

    离开家乡久了,对家乡土话会淡忘,特别是在城里出生的后生人,平时交往的又是讲普通话或当地方言,对灰寨家乡的半山客土话可能听不懂。今特举出一些家乡客话的方言土话为例子,可与自己的孩子、孙子闲聊交流,让我们的后代永远记住老家的乡音土话。

 

    称呼土话:父亲称呼为“阿爷或阿爹”,母亲称呼为“阿姆(莫A切)”,称呼妻子为“埔娘”,称呼丈夫为“老公”,媳妇称为“省批”,“妹”是指女儿,“老妹”是指妹妹。

 

    名词土话:锄头叫“脚头”,打谷桶叫“房”,浴室叫“若堂”,月亮叫“月光”,太阳叫“热头”,母鸡叫“鸡麻”,公鸡叫“鸡公”,公牛叫“牛古”,早晨叫“朝晨”,上午叫“上昼”,下午叫“下昼”,中午叫“当昼”,今晚叫“暗埔夜”,稀饭叫“梅”。

 

    动词土话:劳动称为“做声势”,寻说为“跟”,拔说为“邦”,挖说为“乙”。

 

    形容词土话:美丽说为“靓”,合适说为“隔板”,懒惰说为“懒尸”。

 

    代词土话:我说为“涯”,你说为“疑”,他说为“居”,我们说为“涯兜洒”,里面说为“知背”,外面说为“外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