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轶事

记忆超常的杨廷楷

● 杨建东

 

    杨廷楷(1924~2002),揭西县灰寨镇歧阳村人。他是一位平凡的农民,已于3年前去世,但村里不少乡亲仍念念不忘他在生时的一些趣闻轶事,主要是关于他有着超常的记忆力。

 

嗜书如命

 

    在上世纪30年代,杨廷楷进了村办焕文学校读书。开始,老师教念《三字经》,他听过一二次后,在别的学生还懵懵懂懂时,他竟能把老师刚教的《三字经》一字不漏地背涌出来。老师发现了这个小灵精,便格外爱惜,抽时间给他开“小灶”,课外让他多读一些古文诗词,杨廷楷都很高兴地学,老师教一篇,他就饶有兴趣地学一篇,并很快就把所教的段落或诗词背了下来,几年如一日地坚持学古文,到他读五年级时,那些《论语》、《孟子》、《老子》、《诗经》、《左传》、《礼记》等他都读过,并且许多名句、名段都能背诵下来。

 

    他高小毕业后,顺利地考进了当时中共潮汕地下党创办的南侨中学。年届弱冠的杨廷楷,一心扑在学业上,在进步教师的指导下,如饥似渴地阅读了马列名著和毛泽东的著作,认真领会经典著作的精神实质。村里长者在追忆杨廷楷在南侨小学读书时的情景,都说这是一个典型的“书呆子”,爱书如命。解放后“学毛著高潮”时期,对许多伟人的经典论述、警句,他张口就能背诵一大段。人们感到诧异,他说,这些毛著我读“南侨”时就会背诵了。

 

熟悉历史典故

 

    人们佩服杨廷楷的是他在小学、中学所读过的历史地理、帝王将相等知识,几十年过去了,他仍能讲述出来。但他是“真人不露相”,在公众场合谈论历史王侯轶事时,杨廷楷却蹲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当发现有人讲错了,他也很谦虚地站起来说:“不知我会不会记错,如果我不会记错,书上是这样讲的……”接着就滔滔不绝地接着讲下去,讲得大家口服心服。

 

    有一年的一个梅雨天,10余位乡亲聚集在闲间“讲古”,杨廷楷同平时一样在一旁静静听着。其中有一位乡亲兴高采烈地讲述“秦王李世民”的故事,把李世民说成是“李渊的长子”、“唐武德七年发动武玄门之变,立为太子……”杨廷楷再也听不下去了,便开口纠正说:“你这就讲错了,唐高祖李渊的长子是李建成,李世民是其次子。玄武门之变是武德九年,李世民得为太子,第二年即贞观一年,继帝位。”接着,他如身临其境一样讲述李世民的故事,听得众人入了迷。

 

打赌背诵公路边语录牌

 

    杨廷楷打赌背毛主席语录牌,这件事是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一天上午,杨廷楷挑粪水下田时,路过村边煎薯粉豆干的小食店,在店内的几位乡亲招呼杨廷楷把粪水歇下来,并打趣说:“廷楷叔,你的记性好,今天考考你,你若能把本村公路旁几十条毛主席语录牌的语录全背下来,我们请你吃顿薯粉豆干,若背不出来,您就请我们吃!”杨廷楷一听,明知是这班后生哥在刁难自己,但肚子里早晨“喝”的那二两米稀粥,早已不见踪影了,店内吹出来的煎豆干诱人的香味,就应道:“此话当真?!不许反悔呵!”并请店主作证。说罢,他便直奔公路,跑跑停停,把公路两旁60多个毛主席语录牌逐个看一遍,约莫半个钟头就回到小食店,二话没说就背起毛主席语录来,一口气连续背诵了50多条语录,大家听得口呆目瞪,说:“别背了,您赢了,请吃豆干吧!”

 

一字不漏地背诵《地震记》

 

    《地震记》是清末歧阳村秀才杨德谦即兴写于民国七年戊午年元月初三日发生的大地震的真实记录,用墨毛笔书写在歧阳村杨氏宗祠北厅的横门顶墙壁上(全文480字),旨在作永久性记载。1993年镇里办了《灰寨情》,时任镇政办主任兼小报主编的温瑞庭,认为《地震记》是一份珍贵的乡土历史文化遗产,应该好好保存下来。但墙壁上的《地震记》,墨迹已褪,无法辨认。先前镇办公室档案资料虽有抄录存档,文中却有几处空白。后来村干部说,歧阳村杨廷楷老人能完整地背诵《地震记》全文。温主任就直接找到杨廷楷家里,一见面,杨廷楷问明来意,就肯定地说“能背”,说完就一五一十地背了起来,速度之快,让作记录的老温主任累出了满头大汗。当时,时隔60余年的文字记录,他还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真使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