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上一层

情连赤子心

——我的述职与心路 ……………主编:温瑞庭

 
编前话

“一个农村乡镇要办一份报纸难,要当好乡镇报纸的主编并义无反顾地办了8年更难能可贵!”这是最近一位从外地回乡的老干部对主编说的一番话。再前一些日子,即在清明节和“五一”劳动节放长假期间,可能有一、二十位从外地回乡的老干部、老朋友分别到敝舍访谈,蓬荜生辉、异口同声地称赞《灰寨情》,说什么“内容浓郁而深邃的乡情,贴近乡亲,赢得乡亲!”说什么“多亏老温同志的一番苦心!”这些过誉之词,我自感汗颜,内心却无比的兴奋,无比的自豪;由此,勾起了我苦辣酸甜的办报往事……

①八年成果

《灰寨情》于l993年5月印刷出版刨刊号,至今已经办了8年。许多乡亲、读者来信、来稿给予高度评价:“《灰寨情》报道的是灰寨人故乡事,旅外乡亲喜欢看。”有的赞叹说:“《灰寨情》是粤东农村乡镇第一报!”有位资深记者说“一个人口还不到4万人的农村乡镇自办一份报纸真了不起,《灰寨情》的内容及版面可以与县市级大报相媲美!”


(灰寨情》创刊之时,曾向乡亲、读者宣告,誓作镇委、镇政府和国内外乡亲的桥梁,了解家乡发展变化的“窗口’。转眼间8年过去了,《灰寨情》得到乡亲们的认可,赢得了乡亲,办《灰寨情》报形成了共识,实现了办报的初衷。至于《灰寨情》是不是粤东农村乡镇第一报,元关紧要,或许可以说,她是揭阳市域内唯一的乡镇小报。她是一份非营利性的反映家乡情况、向海内外乡亲赠阅的乡间小报,规格为四开四版,每季出版一期,坚持不间断地
办了8年,出版了37期,本地发放4万多份,向外地邮寄5万多份,每期邮寄国内29个省市自治区、港澳台地区、薪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及美国等地的乡亲。在内容上,编发家乡新闻消息440多条,采写村史、校史、党史稿件90多篇,刊出先贤传略、革命先烈事迹、现代精英奋斗事迹及知名人士生平简介等100多篇,介绍了乡土风情、人文景观、民间传说、典故等50多篇,选登了一批乡亲们的感想及作品,开辟了“爱我灰寨”、“孝敬父母”等专题讨论及“庆祝国庆”、香港、澳门回归等专栏。办《灰寨情》没花政府1分钱,印刷费、邮费、信封等费用,都是国内外乡亲、读者热心资助。主编及工作人员都是兼职、业余、无私奉献的热心人。《灰寨情》还在国内外建立起10多个联络点,有30多位热心人,为发行工作提供名单及详细通讯处,还不辞劳苦写稿、发动捐款和信息反馈,初步形成一个发行、捐款、通讯网络。目前,潮汕文化研究会、揭阳市博物馆、档案馆、文化馆等单位收藏了《灰寨情》,它为“海滨邹鲁”增添了一道风景线。再过几十年,《灰寨情》将是一份十分宝贵的历史文物。

②继往开来

灰寨镇是革命老区,又是著名侨乡。革命老区培育了一大批干部,解放后分布在全国各地,还有一大批乡亲到异国他乡谋生,在外地和国外的灰寨籍人及其亲属后代约有三万余人。1992年下半年在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鼓舞下,时任镇党委书记郑克辉同志认识到,必需加强对灰寨优势的宣传,加强对海内外乡亲的联谊,焕发爱我灰寨,建设灰寨的热情,同心合力把家乡建设好。他的心路很宽,看得很远,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有一天,郑书记到办公室跟我商量,他说:“温主任,我们来出一份专门介绍灰寨情况的小报,你的看法如何?”经过认真商讨,并拟出报名叫《灰寨情》。没多久,郑书记主持召开镇党政班子会议,讨论决定创办《灰寨情》报,由我负责主编工作。


筹办《灰寨情》工作紧锣密鼓进行着。郑书记亲自动手写“发刊词”,他说,要把小报办成一个美好的集体家书,努力实现隔山隔水情不断、万里乡音一书传。当时适逢泰国中泰友好协会副主席、泰国中华总商会常务秘书长李建南先生组团回国探亲,得知家乡要办《灰寨情》十分赞赏,并为《灰寨情》题写报名,并捐五千元作启动资金,本镇李景闹乡亲捐二万五千元购买电脑打字机和打印机。经过近半年多的筹备,终于1993年5月印刷出版了第一张《灰寨情》创刊号。


《灰寨情》创刊号出版后,立即得到许多古道热肠的乡亲的支持,编辑部接到了李毓明、林爱娴、李冕佩、李汉真、李曼、李仰、李耀华、温惠恩、李晓辉、温霏、李日、李听、杨如及、温杰史、杨建东、温谦、温雄等外地乡亲的来信、捐款,极大地鼓起我办《灰寨情》干劲和信心。这一年8月份郑书记当选为中共揭西县常委、中共揭西县纪委书记,王敬平镇长担任灰泰镇委书记,到1996年5月党委换届,王书记调县纪委任副书记,贝舒勉当选为镇党委书 记,尽管领导变动,镇妥、镇政府对办好《灰寨情》的决心一如继往,把办《灰寨情》作为党政工作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灰寨情》从家乡经济建设的“窗口”作用,发展到沟通海内外乡亲情谊的“连心桥”。今后,将咬住这个“定位”不放松,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奋力向着有文化品位、较高档次方向冲刺,谱写“展示潮汕人文、弘扬潮汕文化”新篇章。我深信,《灰寨情》将以其特有的“土”与“情”,以一棵小草脐身于学林,裨益于后世。

③乡土情深

热爱家乡,这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灰寨情》就是围绕这个主题,由海内外乡亲共同谱写的一首灰寨之歌。


客居他乡的乡亲,见到《灰寨情》,犹如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乡情便成了内心一种解不开的情结。老乡、老家、《灰寨情》,三者交织成一股缱绻之情。


——在外的许多乡亲,以手中有一份《灰寨情》感到无尚光荣。


——在外的许多乡亲回乡探亲,总想见一见《灰寨情》的编报人。因此,我也沾了《灰寨情》的福份,我与许多乡亲交上了朋友。


——在外的许多乡亲来信赞美《灰寨情》,现摘录几句,供大家共赏;“来自家乡的《灰寨情》我全家人都抢着看,看后还端端正正地把它挂在客厅显眼的 墙上,好每天时刻都能看到《灰寨情》”;“《灰寨情》以朴素真实的笔触报道出强烈的乡情,撞击乡亲们的心灵”;“在外游子的故土情怀人皆有之,我是从灰寨老家出来的,对《灰寨情》散发出来的泥土香味,见了它,就像回到了老家”;“《灰寨情》情愫深厚,凝聚民心侨心赤子心,增进爱国爱乡故园情!”……


——有一位乡亲,在马来西亚一家大报社担任总编辑,对家乡一草一木总关情,他珍藏《灰寨情》,与我联系上之后,成了知心朋友,尽力为本报撰稿或提供宝贵资料,发动亲友捐款,扩大本报在国外的发行。


——旅居马来西亚的大慈善家李景春先生,一向热心社会公益慈善教育事业,他对《灰寨情》捐款多次,每次都在万元以上。1998年9月间,他打来长途电话给我,问我退休了《灰寨情》还办不办?当我同他说清楚我还继续负责办《灰寨情》时,他高兴他说;“这就好!这就好!”


——旅居美国的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杨之光先生,年已古稀,在国外讲学授艺,每年还有半年时间回国担任研究生导师工作,在百忙中,每年元旦、春节不忘给我寄贺岁卡,精心为《灰寨情》书、画贺年,向家乡父老乡亲拜年。


——旅居海外的李建南先生、李志明先生、温南振先生、李田园先生、李景江先生、李少儒先生、温南光先生、杨文喜先生、李细引先生、李耀章先生、温金溪先生、温子馨先生、李润鸿先生、李长增先生、李景尚先生、李金兴先生、李双福先生、李景辉先生、李英华先生、杨细尖先生、温保良先生、李祥禾先生等,他们的仁心义举,关注《灰寨情》的真情,受到父老乡亲的信赖和赞颂。


——定居汕头市的离休老干部李光同志,他对家乡情深,喜爱本报,每年都为本报捐款,竟然在他病危之时,仍提及为《灰寨情》捐款,不幸于去年12月病故,享年83岁。此事我后来才知道,我感动极了,心灵上很大的震撼,乡亲中竟有人至死不逾地爱着《灰寨情》小报,这是我们灰寨人的亲情、真情与激情啊!


这样的乡亲帐,我还可以洋洋洒洒列下去,太多啦!说不完,在国内,在港澳台地区,与《灰寨情》保持密切联系的乡亲,有三、四百名之多。谨向大家致谢和真诚的祝福:为家乡、为《灰寨情》作出奉献者,夫唯大雅,卓尔不群,将永志史册。

④自嘲自慰

我已经领“退休证”二年外了,常常有人劝我说:“该歇歇啦!安心在家含饴弄孙享清福吧!“我也在想:有人接办《灰寨情》的班、我一定会移交给他们办。


主持办《灰寨情》,是镇委领导和乡亲们的信赖,说实在,办报是一个额外负担、为了不负众望,是撑着干的。真可谓,苦辣酸甜兼而有之。办报8年,我经手抄写、修改、见报的文稿约有80多万字,辛苦不辛苦可想而知。或许有人会说,何必自找苦吃呢?我的回答是:大千世界,不可能都是精人,总有人是傻子吧!


我实在是一个傻子。在我的人生历程中,读书出来之后,教韦12年,从1970年调进公社机关到现在,一直与笔、稿纸相依相伴整整三十个春秋。命运真是造化弄入。在镇政府工作期间,曾经有县公安局、县委办、县新闻秘书等单位要我上去工作,我却认为在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工作好,因此三十年原地不动。职务上担任过党政办资料员、副主任、主任及镇人大副主席,拟文件、写资料、写总结是我的“专利”。我不会打扑克、不会打麻将、更不会卡拉OK,默默地在做“文字游戏”,正如有一首流行歌曲唱的“爱情两字好辛苦”,我写稿子的辛苦与“爱情”两个字差不了多少,因为与文字打交道日久也会生“情”,乐此不疲地写呀!写呀!辛苦得充实,有滋有味。现在想起来,心安理得,自一身布衣,两袖清风,保持了农民子弟的本色,给我保留一份远离那功名利禄、无怨无悔的安乐与幸福。


有人说,“别人的老婆靓,自己的文章好。”这个说法我不赞同,我文字功底薄,没有读过语言学与新闻学,写稿之时,常常感到捉襟见时,力不从心,乖谬百出。但我很执著、勤奋、有不怕丑、不害羞的精神,有望乡亲与有识之士包涵与赐教。


办《灰寨情》我得益匪浅,有机会与广大乡亲交往,结识了许多革命前辈,专家学者和许多新朋友,我学到的、得到的、也许很多别人一辈子也很难得到的东西,只有我自己知道难以言传。比如“乡情”这两个字,过去我只有一个抽想的概念、经过8年编发《灰寨情》,从那么多乡亲的身上,我终于确切地读懂了乡情,读懂了乡情的深厚内涵。


马克思说过:“人不是一个东西,他是置身于不断发展过程中的生命体,在生命的每一个时刻,他都在成为却永远尚未成为的那个人。”这是把人生剔透得格外分明的哲言。生命有限而事业无限,学无止境,不断地追求当是生命的主旋律。岁月无情,青春不再。我虽步入斜阳,在还没有合适人选接班之前,只要脑聪眼明手会动,一定会笔耕不辍的。
最后:凑合四句作为本篇的结束语:


八年办报情殷殷,苦涩酸甜缘系真。
白发催人心来老、笔耕不辍传乡音。

 

编后话

在自己主持的报纸上,发表自己的业绩和人生经历,“自吹自擂”恐怕很少见,我之所以发表这篇“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文字,主要目的是:一是向乡亲、读者汇报办报8年的情况,让倾情本报的乡亲,较全面地了解本报情况,对不了解本报的乡亲是否能达到引起他们的重视和支持。一个目的,就是能唤起众乡亲大家来爱护和支持;二是培养、挑选办报接班人是当务之急,愚虽“一往情深”,但岁月不留人,让领导同志重视,把继往开来的事业继续下去。

 
(转载第38期《灰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