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上一层

苦竹溪古村寻踪

(温眯)

 

 

今天的苦竹溪风光

苦竹溪的故事,在灰寨代代相传讲了几百年。

最近听说镇里筹备要在苦竹溪建一座风景塔,勾起了我对苦竹溪的兴趣,近日邀了2位友伴专程重游了这个古村的遗址,浏览了苦竹溪的风光胜迹。

传说中的古村苦竹溪座落在灰寨新铺村与潭唇村之间的溪边,因溪边多苦竹,这条溪流使叫苦竹溪,溪边这条村落也称苦竹溪,后为避苦字之忌,便称古竹溪。明代,村里聚居着李氏先民一千多人。可谓衍蕃繁茂,英才辈出。仅明代便出有九位廪生、十八贡生,有“九廪十八贡”之称,代食奉禄,世受皇恩。明代未年,满清进关,明亡,清兵人主中原。南方各省纷纷起兵反清复明。苦竹溪族长开仓作军晌,积极支持抗清。后有叛明降清者派使者携清廷劝降书到苦竹溪劝族长降情。族长怒不可遏,大骂叛贼,当众撕毁降书,复家丁斩断使者马腿,并割下使者长辫,使者拼命步行回去告凶告急,清廷大怒,伺机报复。

竹溪古庙——李建玲摄

一场灭顶之灾降临了。清兵趁中秋节村里演大戏之机,大队清兵如同天降,逢人便杀,见屋放火,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火光冲天,哀声震地。被清兵烧杀后,幸存者逃走四方,仅存“二王爷宫”孤零零地屹立在苦竹溪旁。

这座古庙经历300年的风雨,后人曾多次修补,仍破陋不堪。据长辈介绍,在抗日后期,五华县水东有一位文人骚客路过此庙,瞻仰后感慨得很,便用黄泥涂写了一副对子:

看白云徐飞思竹溪断壁残垣间苍穹能肯作证;

望绿水流觞悼无辜分尸碎颅是人间谁主浮沉?

今天,我们参观的“竹溪古庙”是后人移建在山坡上的。1985年热心的海内外乡亲集资重建,吉庙雄伟地屹立在那里,庙里的“二王老爷”凝视着前方的苦竹溪,“这位老爷”独自岿然地“活”到今天,是苦竹溪唯一的“幸存者”了吧!故以“竹溪古庙”命名。

庙的左侧健有一间厢房,墙上用石板勒上捐款建庙者的芳名,还有一块《重修竹溪古庙碑记》:“竹溪古庙者,昔日古竹溪村之妃庙也。该村原址在庙前,明代有李氏千余人聚居,岁时祷禳于斯,歌鼓于斯,庙盛年丰,竹溪之乐胜似桃源焉!迨清初铁蹄蹂躏,竹溪材民奋起自卫,驱逐鞑虏,断其马足,霖蓝各地纷纷声援。清廷大怒,暗调重兵,伺庙会演戏,村民无备,星夜窜至,逢人血刃,见屋纵人,清溪为红,碧竹为赤。一场浩劫,数里焦土,幸存者子然一古庙耳。惜夫原宙已圮多年……”这里详尽记述了苦竹溪村的兴废历史。 我们离开古庙,循着小道走进苦竹溪地域,这里是一派迷人的风光,清澈的苦竹溪静静地向东南方向流去,两岸翠竹掩映,稻蕉连片,一望无限……这片沃土就是昔日“衍蕃繁茂,人文鼎盛”的苦竹溪占村所在地。正如古庙楹联所概括的:“竹溪万里溪清人寿,古庙千秋庙盛年丰。” 今天的苦竹溪上游建上一座三坝公路大桥,小游建了水轮泵站,省道河棉公路从古材址边通过,附近各村寨高楼林立,村民安居乐业,一派繁荣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