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上一层

湮没的古代集市——歧阳圩

杨建东

 
灰寨镇向阳村人有句俗语:“未有歧阳村,先有歧阳圩,”说的是自宋代以来,揭阳县霖田都四大圩埠之一“歧阳圩”就座落在歧阳村东边的灰寨河滨。四大古市分布为:东有歧头圩(今五经富镇主),南有“棉湖圩”,北有“河婆圩”,而“歧阳圩”则处在上述三圩的中间位置。清代,歧阳村不宜是多姓村民杂居,周边20余里的商贾都聚在歧阳圩,市道非常兴旺。这一点也许是础臣公选择村址时的一个重要因素吧。据长者说,民国时期,村里在“歧阳圩”旧址建“善友堂”(公厅)挖地基时,从地下挖到店铺式墙脚和石臼 、瓦砾等宋代的土陶瓷器,可见此“圩”年代已久远。据说,础臣公的四世孙杨友谅就是在歧阳圩开当铺发了财。

到了清朝末年,由于灰寨的经济中心转移到人口较密集的灰寨圩(今灰寨镇人民下等府所在地),歧阳圩也就逐渐成为“昨日黄花”了。不过,陂阳圩的一此地铺面迁移到一“圩”外大路两侧,人们称之为“直叻圩”。国民时期至解放之初,这条“直叻圩”也颇热闹,有“乾盛”染布 坊、“源昌”号糖店、“聚利”号布匹、苎麻店、“春记”号米、豆饼店、“泰和”号中药铺及裁缝等10多家商号、民国十六年(公元1927年)“春记”号从海外购进“红毛灰”(水泥)建筑 钢筋水泥的铺面,这在当时还是新鲜事,笔者父亲杨以宣当年15岁,常去看工人浇注水泥,记忆十分清晰、“歧阳圩”漂没了上百年,“直叻圩”也随着社会的进军步退出了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