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上一层

钟情潮乐的客家人

——小记揭西县灰寨潮乐馆
温步春

 

家乡文化

灰圩潮乐韵悠悠,古调尺工上士六;
急板双催鸦戏水,疏弓跳字小扬州。
扬琴箫笛二弦领,短曲长词鼓点收;
乐奏升平歌盛世,民有所乐复何忧!


这是原揭西县教育局副局长、现任揭岭诗社副社长、灰寨潮乐馆参与者温华同志写的一首诗,生动地描绘了潮乐馆演奏情景和抒发作者的亲身感受。

传统潮乐艺术在揭西县灰寨镇有着悠久的历史,讲客家话的灰寨人缘何酷爱潮州音乐呢?可以说,潮州白字戏(即潮戏)兴起之时,便是潮乐传 入灰寨之日,至少有一、二百年历史。因为,灰寨毗邻潮州话地区,加上长期的婚嫁和商贸往来,经常请潮戏来演出,使灰寨许多人不但会说、会听潮州话,而且爱看潮戏、爱听潮乐,潮州文化包括潮乐便融人语言风俗习惯之中。特别是抗日时期,潮汕平原沦陷,潮戏“四大班”都流落客区避难演出。当时,灰寨几乎天天都有潮戏看,是潮乐大普及时期。那时,各村寨都有潮乐锣鼓班、潮乐弦馆,后埔村、龙路径村还有专业潮乐“皮猴戏”班。解放后,小坡洋、灰龙、高龙、马辂、乌黎等村寨还成立了业余潮剧团,经常开展演出活动,每逢节日,喜庆演潮戏或潮乐大锣鼓成为习俗时尚。可见,潮州音乐在讲客家话的灰寨之盛行。

灰寨圩是个集市,会奏潮乐的人更多,其中黄石清老先生曾向潮戏艺人学艺并跟班演出伴奏,他的扬琴誉满乡里,每逢圩日或月明风清之夜,附近潮乐爱好者便聚集到他的弦馆演奏,在他的影响下,不少人爱上了演奏潮乐。月转星移,一些人因年老退出演奏圈。改革开放之后,随着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之风的吹拂,灰寨潮乐演奏又活跃起来,涌现了不少爱好潮乐的积极分子,闲暇时邀集一起演奏,不亦乐乎!近几年,参与演奏的人增多,原有的乐器不足,并很陈旧,居民李赐贤、李建海、李景一、李景松等几位潮乐爱好者,自行集资添制乐器,友好李海双、温华、李羌等多位乡贤的资助,汕头市离休老干部温秀成乡贤捐赠价值几千元的全新扬琴,李赐贤把家里二楼装修一新。作潮乐馆活动室,用电、茶水等都由他家提供。

而今,灰寨潮乐馆发展到10余人,大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潮乐爱好者,他们有几位可谓是技艺娴熟的潮乐艺人,其中李海权曾在县专业剧团当过乐手,对二胡、扬琴、笛子等均有较好的艺术功底,李开欣演奏的二弦、扬琴和李赐贤演奏的二胡令人陶醉。温华老同志曾任揭阳“榕江潮剧团”团长,对潮乐可谓是行家里手,成为业余潮乐组的老顾问。活动室的房东李赐贤为潮乐组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乐此不疲,成为当然的召集人和负责人。他们自发、自愿参与,长年坚持经常性活动,几乎每天都聚集演奏,每次活动几个小时,既是自奏自乐,又是一场认真的排练演奏,往往是乐而忘返。动听悦耳的乐曲吸引了许多村民前来观赏或在附近静听,共享乐趣。他们经常接受友好的邀请到附近村寨演奏,深受群众欢迎。他们的演奏活动逐渐成为农村的广场文化。为了联络友谊,交流技艺,被邀请到棉湖、河婆、五经富等地的潮乐组(社)访问,亦请对方前来灰寨一起演奏。以乐会友,不仅有益身心,而且与同行切磋、交流技艺,提高自己的演奏水平。从而促进了大家从演奏取乐升华到钻研潮乐、提高潮乐文化艺术的新境界,不断在挖掘传统潮曲和乐理、音准、音色、节奏等潮乐艺术技巧上下功夫。

灰寨潮乐馆的演奏活动,对活跃灰寨镇人民健康向上的文化生活,推动当地精神文明建设向前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图为灰寨潮乐馆全体成员进行潮乐演奏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