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上一层

老市场的湮弃

——从灰寨圩市场的迁移看家乡的巨大变化
李俊坚

 

我退休好多年了,过上了美满的日子。近几年又从灰寨村到了深圳大都市居住,尽管人在城市里,但“根”在农村,始终忘不了老家,日思梦萦成为常事,近来,连续几个晚上做梦在孩童时“赴圩”逛灰寨圩小巷的情景,醒来之后还在细细品味。昔日的灰寨圩是个啥模样,我的印象是:

灰寨圩的历史悠久。据长者说:在灰寨圩东南角还有间“蔡氏祖祠”,证明蔡姓人比李姓人先定居于灰寨圩。灰寨圩的建筑成正方形,是以祠堂为中心,两侧完全对称的典型的“黄金分割法”古建筑群。两侧的第一排低矮的瓦房,中间为庭廊,第二排为较高的骑楼,为土木结构,后期修建才是水泥楼。祠后是两侧前低后高的砖瓦房,东西两侧有大门,四个大门夜间上锁,成为完全封闭的山庄。祠堂大门有联曰:“四大圩门通旺气,三街六巷出贤人。”

灰寨祠堂——白桁(行)”是家喻户晓的歇后语。20世纪30年代初期这里办了树文学校文科专修班,曾广、李百珍等进步人士曾在此任教。李毓明,李日煌等曾就读于这所学校。这所学校实际是共产党的秘密活动据点,为革命培养着人才,作出贡献。后来又成了国民党的区公所。解放前夕,这里有一个共产党的秘密联络点,潮揭丰行委会曾驻在这里。解放后灰寨圩出的人才就更多。

每逢农历二、五、八是赶集的日子,叫“圩日”,这一天,圩里买卖的人很多,人来人往,不大的祠堂坪挤得水泄不通,这里有各种风味小食高威、如娘的牛肉板汤,文志的水饺,薯粉豆干,应有尽有。东侧庭廊以卖米为主称“米街”,主要商号有顺合兴记,财合等,这里也是山草柴炭的集散地。有一间“牛屠”,宰牛卖牛肉的牛肉店。西侧庭廊及两边商铺比较
兴旺。这里有“同发”、“合昌”、“源昌”等糖铺,他们的”软豆抗”“豆仁酥”是远近闻名的灰寨特产。布料商店有“元利”、“广合兴”、“荣合”、“华成”重开等几家,大屠户有开肖,开汤和大东饭店开设在井边。灰寨水扳很有名,其中素金叔炒水版生意十分兴旺,要吃他的水版都必须坐下来等一会,而素金叔手忙嘴甜,总是热情地招呼说:“下锅来,下锅来……”这就是“素金叔炒水版锅来”的由来,圩里的西医、中医、牙科的医术都相当高明。

灰寨圩后街有一间“宏通客栈”,据说这条街有吸鸭片、赌钱、嫖娼的,人们对后街的印象很不好。后街东北角还有一间“普济善堂“。为民间做了不少善事。

解放后,这个古老的 市场仍然车水马龙,购销集市十分活跃。随着公路的开通,商店及交易逐渐移出公路两边。改革开放后,在灰圩外边兴建了新市场,崭新的商住楼、宽阔的街道代替了已龙钟老态的巷道狭小、低矮瓦房的老市场。今天的新市场物流繁荣,富有现代小城镇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