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上一层

创村三百载 文渊近千年

探访康熙古村——歧阳
杨建东

 

左上图为歧阳村。

右上图为农历戊午年(公元1918年)潮汕大地震,这是歧阳村秀才杨德谦在杨氏宗祠留下的《地震记》。

左下图为歧阳村始祖杨础臣故居,是老祖祠。

明清时代,有部分入潮先民的后代进入粤东西部山区创业,他们虽比潮汕平原的开发晚了几百年,但也创造了耀眼的“半山客”(讲客家话的潮汕人)文明,是灿烂的潮汕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中,今属揭西县灰寨镇的康熙古村——歧阳,是深藏在大北山脚下的一颗明珠。她是唐代潮阳太守杨云岫的28世孙杨础臣创立的。

歧阳村是20世纪著名的制糖专家杨一香博士、驻沪十九路军少将军医杨妙成及当代著名画家杨之光的故乡。秋日,记者来到这里寻寻觅觅,捡些历史碎片。

孤身踏勘 开基立籍

康熙初年,一位30多岁的大汉从榕江上游(今灰寨河)沿着野竹、荆棘丛生的河岸向南艰难地走来。当他来到一个叫“陂洋”的小盆地时,深深为这里肥美的土地吸引住了,这里又是分别通往揭阳、河婆、棉湖的驿道交叉点,河滨有袁、蔡等7姓杂居的村庄,还有历史悠久的古代集市一陂洋圩。他权衡再三,便决定在此开基立籍。这位大汉便是歧阳村始祖杨础臣。

杨础臣选择了一块地势较高的平地搭寮安身,又返回30多里外的梅子角把妻儿接来。随后,先着手兴建了一座有上、下厅堂的祖祠,供奉了祖宗的神位;又在祖祠左右建筑了几间瓦房,作为固定的居所。这便是今天所看到的位于歧阳村“老寨肚”的康熙古词,门眉上“杨氏宗词”几个大字还清晰可辩,门前有两根八角形石柱支着精致的斗拱。祠内为单间二进建筑,是23缝瓦大屋,作为立籍“迎香火”的家庙,已是很堂皇的了。祖词右边,便是杨础臣故居,今已破败,但墙体仍坚实。到了乾隆壬戌年(1742年),杨础臣又在距祖祠之北20余米
处,兴建了三殿五间过的杨氏宗祠,俗称“大祠堂”、“衔鳝堂”或“四知堂”。

那么,杨础臣的先祖何时何地入潮?这要从受姓大始祖杼公说起。杼公之父叫姬叔虞,周朝时封杨侯,食邑在今山西翼城县西,杼则以侯为姓。后因战乱,杨氏一门到弘农(郡名,今河南灵宝县北)避祸,人口得以延续,固有“天下杨氏出弘农”之说。东汉时一身正气的扔柿震,便出自弘农。至今,全球杨氏仍以“四知堂”来纪念他。唐代,杨震后人杨云岫赐进士、封谏议大夫,出任潮阳太守。后唐开运元年(944年)到梅州开基,为梅州杨氏始祖。明代战乱,杨云岫的22世孙杨作霖由其孀守的母亲李氏携着,从梅县西郊迁居揭阳霖田都梅子
角(今揭西县境内)定居,杨础臣便是其后代、大始祖杼公的91世孙。础臣公活了93岁,他的4个儿子都各自创村立籍;大郎杨坦昭创“松柏围”;二郎杨史昭立籍“双头社”;三郎杨字昭建“振熙楼”;四郎杨季昭迁居广西发展。础臣公还有不少子孙到南洋谋生,今海内外子孙已达六七千多人。

在杨础臣到陂洋(后改为歧阳)创村之前,抒公的96世孙杨守已从揭阳西北部山区良田乡移居陂洋之北1公里处创内富村。杨氏二脉辗转千里南徒,到陂阳又汇合一地,现同属歧阳村。

两改村名 三阳开泰

康乾盛世以后,灰寨地面荒野开发速度加快,农田用水大量增加。全灰塞农田的用水,主要依赖“袁进士”设计开挖的一条大陂圳用水,水从灰寨河上游的南山坝子引人,流经内富、陂阳等村再到下游,由于水圳宽只有1.3米,深不足1米,水量勉强满足内富,陂洋的农田用水,水到陂阳便流断。由此,杨、李两姓农民发生了一宗水利“官司”。为打赢“官司”,作为被告的波阳村聘请了一名律师作辩护人,律师在写辩护状时,有意把村名改写成“歧阳”。因为“陂”意为池塘,有“陂”就有水;而“歧”意为“岔道”,是没水的山路口。待县太爷升堂审理案情,判决歧阳村胜诉。从此,“陂阳”变“歧阳”,“歧阳村”的村名就沿习下来。

歧阳村人打赢了水利“官司”,水仍不够用,更别说下游的农民了。解放前夕,当时中共潮汕地委驻灰寨,揭阳县县长何绍宽体察民情,动员组织了全灰寨几千名群众兴修水利,从南山圩桥头下筑拦河坝引水,沿山边直到小坡洋开挖一条长约12.5讼里、宽1.5米的大水渠。以后每年维修一欠,而今大水渠的宽度已超过2米。大水渠的水头高、流量大,使灰寨河西岸的几千亩农田都得到自流灌溉。

歧阳村人再也不用担心因用水“官司”把村名“陂阳”改为“歧阳”了,村民便纷纷提出恢复村名的事。1956年,灰寨区区委书记丘缴在歧阳村成立高级农业合作社时,建议采用一全新的名字一一“向阳”,得到全村干部群众的拥护。

从此,“向阳”的村名一直沿用至今,而“歧阳”作为一个自然村的村名,也保留下米。

陂阳——歧阳——向阳,“三阳”浓缩了一个古村的发展史。

创村三百载 文渊近千年

歧阳村虽然只有330多年的历史,却有许多比此更遥远的故事。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鹅龙寺的传说》:南宋未年,文天祥、陆秀夫等大臣拥幼帝宋帝南奔,经泉州、厦门驻跸潮州,从陆路进入大北山,在灰寨歧阳村被追来的元兵围困在鹅龙岽之省。宋军坚持抗战一个半月之久,在断水断粮的关键时刻,山下鹅龙寺的阿娘(观世音)化作天鹅飞上天际降水,使宋军元气大振,大破元兵。——这虽然是神话,但村民们却愿意相信它是真的,并以鹅龙岽的古战壕、明洪武皇帝钦赐“鹅龙寺”门匾(原物还在)及“圣旨牌”等实物以佐证。鹅龙寺经歧阳村始祖杨础臣在康熙年间重建后,香火延续几百年,近年再度修缮,使这座千年古庙得以妥善保护下来。

歧阳村先祖传世的诗文,除了《地震记之外》,还有杨础臣一首五言律诗《十寿辰偶笔》

半生长蹙额/今日小开颜/庭槐亲手植/衔鳝应异年/妻奴容我傲/搔首度余闲、恋树身同鹅/忘忧尽即萱/醉眠兰影里/睡压海棠前/消受林泉福/天扰不甚悭。

诗言志。诗翁认为自己大半生都因忧愁皱紧额头,今逢80寿辰,心中才稍稍感到宽慰。看看开基时在庭院亲手种下的槐树已经长大,想起东汉震公有鹤雀衔来鳝鱼报吉的故事,杨家的好日子一定会在未来。妻子儿女都宠着我,今天才有这份闲情。我有这份天伦之乐的福气,是老天不吝赐予的啊!

歧阳村的始祖先来自嘉应州(今梅州),所用方言大同小异,属客家语系,但融人不少潮汕方言,如“稀饭”,梅州人叫“粥”,歧阳村人叫“糜”,无论从用字到发音,都与潮汕
话无异。但是,歧阳村民喜爱唱山歌的风俗却与梅州人无异。早些年,无论男女老幼。识字不识字,上山下田时,常常一打照面就“抛”过一首歌过去,对方也要回应,俗称“斗山歌”。斗歌时,双方即兴兴唱出,随意调侃比兴,妙趣横生,使人忘记了劳累。青年男女也通过歌互诉衷情,寻找意中人,如“买梨莫买蜂咬梨,心中有病无人知。因为分梨故亲切,谁知亲切转伤离”便是一首“隐喻式”情歌。

杨门俊杰 声名远扬

歧阳村深厚的文化积淀,从杨氏宗祠也可窥见一斑,除了飞檐斗拱和精美的瓷塑、木雕石雕等潮汕传统特色之外,还有3个独特之处:一为篆书“诗字礼家”匾。位干“杨氏字祠”门匾正后方,是用蓝色颜料直接书写在灰塑匾体上的,极富庄重感。此书出自何人之手,还有待考证;二为行书《地震记》。位于杨氏宗祠北厅的圆形拱门左侧一人多高的墙面省。这是民国七年(1918年)焕文学校教师。清代秀才杨德谦在“戊午潮汕大地震“后(震中在南澳,7.25级)即兴用墨笔一挥而就的《地震记》,是潮汕文史上一篇极富研究价值的地震现场特写,全文420多字,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绘声绘色,而今读来仍让人感到如临其境:

“戊午年元月初三日,余摘假寐于祠堂之北,时方二点余钟也,突然有声自西北而来,势如奔马,声若牛鸣,声到处,床榻如倾,杯盘响应。余一跃而起曰:此地震也,宜出避之
……少倾震定出门,见门外人海人山,皆面如土色,或自述危状,或道人损伤,大惊小怪之声扰人儿鼓……”三为《杨震拒金》的五彩连环图。位于宗祠正殿连接左右斗拱的方楹上,共有6幅人物画,叙述东汉“关西孔夫子”的杨震深夜拒贿的故事,也就是举世闻名的“四知之故”。

如此看来,杨氏宗祠的作用不仅仅是供奉祖先的神位了。在历代先贤潜移默化的启迪下,歧阳村形成了“重诗书,重教化;以义为荣,以贪为耻”的纯朴民风。在这种风气的熏陶下,人才辈出,这里略举几位:

著名的制糖专家、农学博士杨一香。他生于1898年,少年时在家乡教会学校读小学和初中,后考入汕头市华英学校,1920年考取半公费留学法国的资格,在法国取得农学博士的资格,又在比利时专门攻读制糖。学成回国后,在省立金山中学担任8年的教导主任。1935年,在民国省建设厅筹建揭阳(曲溪)糖厂最关键的时刻,调杨—香任糖厂总工程师,一年后,建成了当时潮汕首届一指的机械化工业——揭阳糖厂并发挥效益。抗战胜利后到台湾任台糖分
公司工务处处长等职。晚年旅居美国,享年102岁。

十九路军少将军医处长杨妙成。他生于1900年,其少年时求学道路与杨一香同。1919年在汕头华英书院毕业后,考进上海同德医学院,走的是一条“医学救国”的道路。大学毕业后,投身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国民革命军。抗战开始后,他在蔡廷锴将军领导的十九路军任少将医处长,在著名的凇沪战役中,冒着枪林弹雨救治伤病员。后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而宣告失败,退伍后在上海行医。他生有4子1女,全都取得学士以上学位,著名画家杨之光便是其大儿子。

杰出的画家、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杨之光。他1931年生于上海军人兼学者杨妙成之家,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就任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退沐后旅美,又被广州美院聘为博士生导师,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青年。在50年代以创作中国画人物画《一辈子第一回》而闻名海内外;国画《雪夜送炭》获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奖。近年来,他无偿地向国家捐赠了
1200多件美术作品,广州艺术博物院馆设“杨之光艺术馆”,著名作家伊妮1999年出版了《拥抱女神——杨之光传》。

著名书画家、诗人杨如及。他生于1933年,是一位从歧阳村农家走出的、依靠刻苦自学成才的画家。其诗、书、画均有较高的造诣,现为揭阳画院画师。国家二级美术师。全国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揭阳风韵》编辑。政协揭阳市第一届委员会委员。